臺灣記憶
瀏覽路徑:首頁 / 史料 / 臺灣碑碣拓片 / 詳細資料
查詢詞 查詢

臺灣碑碣拓片
都督俞公生祠記
碑碣原文
金門所生祠一區,所各官暨諸耆士為都督俞虛江公建也。
公昔視師金門所,卑尊長少舉欣欣然,愛若父母。相與亭而碑之;假筆於余季父西浦翁,頌德頌功,垂不朽。其遷而去也,以指揮僉事備汀漳,以都指揮僉事署欽廉,以右參將守瓊州,以左參將鎮溫、台、寧、紹,以副總都督金山,以都督僉事總制直浙,仍準都督同知。尋調大同,轉南贛、漳南、嶺東;東轍馬跡,半參戎馬。卑尊長少動輒思公,聞有自公左右回者,相率往問,欣躍如見,累欲卜地構祠而俎豆之矣。
適本所視篆千戶今陞指揮楊君宏舉、行都司邵君應魁,相與贊其成,屬余為之記。余嘗覽太史豐公「定遠生祠記」、鄉士薛子「虛江宧蹟錄」,知公馭眾之道、克敵之勳與夫學術之夫、德履之醇;所以豫為致身之幹,昭昭在人耳目,復奚庸贅。唯本所之人所以祠公之意,而言曰:「凡人相與,在則感,去則忘。今夫豪傑之士將所規恢於天下,能使人知感,不能使人興去後之思;能使人見思,不能使人之終不忍忘。何則欣戴出於思□,□浹之深;而□□□於時,地隔絕之遠,夫人則然也。迺若在而感、去而思、久而不忘,其必湛恩汪濊,足鼓人心;而膚公烜赫,足繫人望焉者也。」
公為金門,御以公廉、孚以恩信,有荊楚劍法以教士卒,有詩書禮樂以育英才,有聖訓規條以帥父老子弟行鄉約。迺今甲冑之士,人人公侯腹心;而白晳青衿,間亦嶄然露頭角。公之教也,斯不亦湛恩汪濊,足鼓人心乎!至其守汀、漳,而山海劇寇一鼓就殲;守欽、廉,而交黎異類俛首歸順;鎭直、浙,而積歲倭患指日迅掃;調大同,而達虜斃千矢石至隻。輪不遠,它若張連之亂、莆陽之變、惠來之警,亦以次廓清,斯不亦膚公烜赫足繫人望乎!
夫其恩足鼓人心也,是故人知感而碑豎焉;夫其功足繫人望也,是故人不忍忘而祠建焉!昔羊叔子守襄陽,百姓為建碑,望者罔不出涕;狄梁公為魏州刺史,百姓立之生祠,過者儼然,豈不足頌甘棠之愛!然見碑墜淚,不過一時感觸,豈若歲時有祀、致愛致懿之為有常也。過廟肅恭,要亦止於一方一隅;較□武平、定海等處,在在有碑有祠,吾又不知其孰為盛也。
以此觀之,則世謂古今人不相及,殆未為通論也。公名大猷,字遜堯,原籍直隸鳳陽府霍丘縣人;世泉州衛前所百戶,以魁武科授正千戶,累遷都督同知,「虛江」其別號元。
歲嘉靖甲子冬十月之吉,賜進士出身、南京之部、山東清吏主事,同安南洲許廷用譔。
廣東慶州府守備署都指揮楊宏舉、掌金門所事泉州衙指揮使王國柱、標下把總黃元爵、洪道謙、曾柏齡、王可興、李柱春、李祥□暨本所諸耆士等仝立。
碑碣說明
明代是倭寇為患慘烈的時代,斯時中國東部沿海,北起山東江蘇,南迄閩粵,都受寇擾攎掠。金門位居東南海上鎖鑰,扼泉、漳門戶,是寇患必掠之島。明洪武二十年(西元一三八七年)於島上置千戶所,建「金門城」。
本件碑記所稱「都督俞公」乃指平寇名將俞大猷。俞氏於明嘉靖十四年(西元一五三五年)中武進士,派任千戶,駐守金門城,前後計五年;治軍嚴明,肅清寇患,使島上「湖海清平」。治民則息囂訟、導禮讓,課詩書、勵士子,民愛之若父母,並有范文正公「先憂後樂」的襟懷。
俞氏離職二十二年後,嘉靖四十二年(西元一五六三年)其門人楊宏舉接篆金門城所副千戶,為之築碑亭。次年,楊氏陞廣東慶州守備署都指揮,參與城所官兵、耆紳為俞大猷建生祠,藉表追懷感遇之思,並請與俞都督同年進士許廷用撰文。
生祠今已圮,本碑原存金門城舊關帝廟,復於「八二三炮戰」中受創斷裂。民國七十五年(西元一九八六年)金門社會教育館於金城鎮中正圖書館後方建碑林,移之彙集陳列;八十六年(西元一九九七年)該館遷至環島北路六十六號,本碑也於翌年隨館遷立新址左側廣場旁。金門舊志及新志諸書均有收錄本件碑記。
國家圖書館 著作權聲明 Copyright ©2004. National Central Library
本網站之書目資料與圖像檔案所有權屬國家圖書館所有,如需轉載請與本館聯絡